“种菜失败后我在柬埔寨做‘蛇头’,曾帮无数菜农逃回国”

今天的文章是一篇关于中介的故事。

在很多人眼里,在柬埔寨做中介的要么是无良黑心商,要么是正儿八经的帮忙办证人。

当然也有一些人,游走在法律边缘,说他违法吧,似乎没有;说他不违法吧,但是他做的事又有点毁三观。

1

泥鳅最开始是打算来柬埔寨做菜农的。

但是做菜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,到了木牌2个月,他就有了走人的心思。

没挨过打,没挨过骂,甚至主管对他们都挺照顾的。

只是泥鳅心里始终还是迈步过去那道坎。

来柬埔寨的第3个月,泥鳅从公司出来了。

有赔付没有小黑屋,交了1万5以后,他拿着护照拖着行李箱,经过一道道检查出了公司大门。

毒辣的太阳光仿佛一把烈火,火烧火燎的吞噬着泥鳅的皮肤的温度。

捏着兜里的50美金,站在木牌一条破旧街头的他,破天荒的有了种错觉:

我是不是不该离职?我是不是该继续回去骗人?

语言不通兜里又没钱,再加上没有找工作的门路,如果不是赔付了那么一笔钱,泥鳅当时还真有可能转头又回了公司。

3个月后,泥鳅在金边落地生根了。

至于这期间他经历了什么,泥鳅并未提起。

总之到金边之后,他成了一名中介,专门帮人办理各种证件。

一开始,泥鳅也是个老实本分的打工崽。

安安心心办证,每月到日期老老实实领工资。

虽然不高,但是这钱拿的至少舒坦。

当时泥鳅想的很美好,干上四五年,然后攒点钱回家盖房子。

17年10月份,泥鳅晚上下班后,在店外面的街角被一个人叫住了。

那人缩在阴影里,如果不开口,任谁也想不到那个瘦小且有点杯弓蛇影的人,会是一个中国人。

叫住泥鳅的人叫猴子,他们曾经在同一个公司种过菜,睡过同一间宿舍。

“泥鳅,你还记得我吗?我就睡你隔壁那个,瘦了吧唧的瘦猴啊,你赔付的时候,我还友情赞助了你200元人民币,你还记得吗?”

这是猴子叫住泥鳅后说的第一句话,关于种菜公司的经历,泥鳅记忆深刻。

猴子这么一说,他也就想起来了。

猴子是瘦,但是在泥鳅的记忆里,至少还瘦的有个人样,哪像现在,活脱脱一副行走的骨架。

猴子还是有些顾忌,不敢跟泥鳅说太多,只是不断哀求泥鳅,让泥鳅一定要帮他半个旅行证让他回国,不然他一定会死在柬埔寨。

对于办证已经非常熟练的泥鳅来说,菜农跑路来金边办证的事情他不是没听过,但是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所以他还真不敢拿定主意。

猴子不管怎么哀求,泥鳅还是没敢松口,只是掏出100美金给了他,权当是回了当初猴子帮他赔付时的情谊。

再后来的几个月,泥鳅再也没见过猴子这人,有可能被抓回了公司,也有可能找途径自己办证回国了。

到月底吃饭的时候,泥鳅喝高了跟老板提了茬这事,老板当时拍了拍他的肩膀,意味深长的说:

“以后有这样送上门的钱,不要白不要,我们帮他们办证,他们给我们钱,别慌,小意思。”

喝到兴头的泥鳅也没在意,权当老板在放屁。

没想到第二天酒醒后,老板还真跟他商量了下帮菜农跑路办证的事情。

总而言之一句话,老板后面的背景也够大,放手干,不用慌。

2

泥鳅提到,其实那些跑路的菜农,别看他们一副杯弓蛇影的模样,其实大多数都精得像条泥鳅一样,被抓回去的也只是有少数。

18年的时候,守在金边大使馆外面的中国人渐渐多了起来。

这些人里有多少是从菠菜公司跑出来的,谁也说不准。

至于边上又藏着多少菠菜公司的人,更是谁也说不准。

18年3月,有人加了泥鳅,开门见山一句话:

哥你好,我是猴子介绍过来的,请问你现在还能办证吗?

泥鳅一看,这是有活上门了!

加泥鳅这人叫小牛,跟泥鳅聊了一会后,他直接点题了。

小牛不是一个人跑路的,还有3个菜农也不想干了,但是他们不想挨打也不想赔付,于是想方设法联系上了猴子,又联系上了泥鳅。

双方谈妥了价钱,泥鳅也准备好了接送的车子,就等着小牛几人说位置和日期。

4月初的时候,泥鳅让司机去西港接小牛4人,这4人到金边后,在泥鳅安排的酒店住下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又去了大使馆办证,等拿到旅行证、收集完一些信息后后,就是泥鳅这边的操作了。

泥鳅走关系,出了打点的钱,移民局也就加急出了相关资料,等泥鳅将这些资料交到大使馆后,小牛几人才放下心来。

即将离开柬埔寨的前一晚,小牛几人对泥鳅感恩戴德,那模样恨不得当场就跟泥鳅拜把子。

同样是泥鳅安排的车子将这4人送到机场。

这是泥鳅做的第一笔菜农中介生意,利润挺可观,4个人总共收了2000美金,至于赚多少,泥鳅也没透露。

这一遭事情过后,泥鳅的办证生意也越来越好。

当然,帮菜农跑路的事情干多了,自然也会引起一些菠菜公司的注意,自己所在的中介公司跟这些公司的谈判交锋过程,泥鳅并不清楚。

但是后来办证的时候,总有那么几个人因为形迹败露而被公司逮回去,其中的弯弯绕绕不点明大家也清楚,毕竟生活在柬埔寨,有的时候还是得低头。

18年8月底的时候,泥鳅所在的这家中介公司,帮菜农办证的事情稍微收敛了很多。

直到后来老板开了个会。

4

开完会后,泥鳅他们随缘接菜农跑路的单子。

毕竟他们的赚钱大头一直都不在办证这方面,兜兜转转,老板去木牌的一个园区专门帮菜农办签证了,而泥鳅这人也被提拔成了金边这家公司的掌舵手。

当然,本质还是个打工崽。

18年下半年接近年底的时候,泥鳅帮菜农办证的路子更野了,或者说是菜农变得更精明了。

先前是几个菜农提前联系泥鳅,发了工资后直接来金边窝在酒店几乎不出门,而现在,菜农却是明晃晃的坐车来金边,然后再明晃晃的领工资跑路。

对于这些跑路的菜农,泥鳅这些人充其量就是个跑腿,意思意思帮忙办个出境手续及证件什么的。

“这些菜农不是一般的精明,他们提前联系我,跟我确定去使馆办证的时间,确定好了以后呢,你猜怎么着?这些人早上请个假来金边办证,办好以后又立刻坐车回公司上班。关键这期间那些公司还啥都没发觉,等到他们发现人跑了的时候,人工资都领了,早就坐上飞机了。”

隔着屏幕,我似乎都能感受得到另一头,泥鳅对这些跑路菜农的佩服。

“精,贼精,但是用这种方式跑路的菜农并不多。”

在泥鳅的描述里,更多的菜农似乎更愿意选择前面那一种方式,领了工资之后由泥鳅他们派人接到金边,差不多待个几天后拿证件走人。

自己到底送了多少菜农回国,泥鳅其实也没谱,有时候是一个人,有时候是三五成群,对于这,我起初是不信的,你说哪家菠菜公司会一次性跑三五个人?

但是听完泥鳅的讲述,再结合之前一些菜农的爆料,我却信了。

泥鳅也自我调侃:“我在柬埔寨,就像一个专门帮菜农跑路回国的蛇头。”

5

写在最后:

“蛇头”泥鳅的故事,我删减了很多,写出来的这些,也是泥鳅授意的,至于一些更黑暗的东西,我们两人都闭口不谈。

帮人跑路回国这期间的风险有多大我不清楚,但是在我的认知里,与菠菜沾边,其实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。

至于那些疫情下想跑路的菜农,我也提醒一句:三思而后行。

毕竟在2020年以前,跑路菜农所需要的证件几乎可以由泥鳅这样的中介帮忙办理,且出点钱加急之后,甚至有时候当晚就能拿到出境签。

而2020年以后政策收紧,想要办证必须由证件持有人去到现场提交资料,付款面签,在经过系列取证后才能办理。(故事真实发生,人名为匿名)

作者:衔云散人 来源:柬漂故事集

文章来源于互联网:“种菜失败后我在柬埔寨做‘蛇头’,曾帮无数菜农逃回国”


阿里码库 » “种菜失败后我在柬埔寨做‘蛇头’,曾帮无数菜农逃回国”

发表评论